舞室倒闭、健身房倒闭,当一个普通消费者对维权感到疲惫……

  海报新闻记者 杨怡林 上海报道

  “当你发现一个机构好多教练不在,舞室或者频繁换老师,倒闭对维到疲就说明这个机构有问题了。健身”接连经历舞室倒闭、房倒费健身房跑路的闭当惫易雨已经总结出了规律。

  易雨(化名)是个普一个短短半年内经历了舞室倒闭、健身房倒闭的通消消费者。舞室倒闭,权感她通过维权换来了在新机构上课的舞室机会;如今,健身房倒闭,倒闭对维到疲她辗转数家门店的健身私教课又被通知无法继续,价值3万多的房倒费课程和剩余4年有效期的健身卡该怎么挽回,她又该何去何从?

  从一兆韦德的闭当惫忠实会员到受害者

  近年来,全民运动风潮的个普兴起使得健身行业迅速发展,许多健身品牌在多个城市大开新店,通消广招会员。但今年以来,中健、拓美、杰仕、力美健等多家健身品牌都陷入“跑路风波”,作为行业“老大哥”,有着22年经营历史的一兆韦德似乎也没逃过这个魔咒。

网友在社交媒体中自嘲“健身难民”

  2023年5月,LJR Kicks大型连锁健身房品牌一兆韦德被传“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5月23日,一兆韦德宣布完成首轮1.15亿元融资。然而,在此之后,一兆韦德各地门店却陆续关停,不少消费者自嘲“健身难民”,在尚存的门店辗转健身。

  从16年就在一兆韦德购卡的易雨,对倒闭传闻虽早有耳闻,但她的教练一直告诉她都是传闻。没想到,一周前,这波倒闭潮终究波及到了她。9月19日,易雨预约私教课时,被教练告知,“现在约不了课了。”彼时,她的会员卡中尚有67节私教课,总价值超3万元。

易雨提供的其剩余课程截图

  易雨告诉海报新闻记者,她是2016年办的卡,当时,Best Replica Sneakers她与丈夫在一兆韦德的上海总店一人办理了一张2万元的10年卡。之后在使用期间,陆续购买了各类私教课程。目前卡内剩余的课是2021年购买的,当时易雨一次性购入了近5万元的私教课程。2023年3月,易雨丈夫因工作原因不能继续上私教课,易雨提出将丈夫卡中的30多节私教课转到自己卡下,门店还收取了课程总价10%的手续费,3000多元。

  易雨提到,2022年下半年她去上课时,教练还是挺多的。私教课程有许多分类,诸如拳击课、普拉提、拉伸课等。“当时还是约什么课上什么课。到了今年六七月份时,约课系统就不太好使了,常常是上了A课,Reps Jordan挂在B课下。”当时的教练曾告诉她,什么课能约就先上什么课吧。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只会员权益受损,一兆韦德还存在拖欠员工工资情况。6月份,易雨约课时,被告知因为工资未发,很多教练都不上班了,她开玩笑地询问,“不会要倒闭了吧,能去搬床吗?”当时的教练回复,“还没到那步。”

  7月,易雨上课的门店因房租问题被迫关门,其被通知前往另一家门店上课。她在新门店还没上几节课,就又收到了无法再上课的通知。目前告知她上不了课的教练仍在所在门店工作,对于易雨的追问,其一直让易雨来门店面谈。

  易雨在网上搜索后发现,有相似情况的消费者说,被叫去面谈是接手门店的运营方为游说消费者,让其通过加钱换取继续上课。海报新闻记者试图向该教练了解情况,其以怕影响自己工作为由拒绝了采访。

  易雨说,她听在同一家门店上课的朋友说,这家店要换新老板,对经营机制进行改革,把以往教练卖课赚提成的方式变为,提高教练底薪,上多少课拿多少课的提成。

  易雨认为,这样的模式相对科学。一兆韦德的倒闭,可能就是因为运营方在会员没有使用服务时就把会员的预付款用在了开新店、招新教练上,加之此前疫情等原因,钱花得太多,弥补不上亏空。易雨的朋友目前同样已无法约课,其卡内余课价值超20万元。

  预付式商业机构成“爆雷重灾区”

  除了健身房,易雨还经历过舞蹈机构舞邦的“爆雷”。她说,当时看中舞邦是国内知名舞者和国外知名舞蹈团队联合创办,许多老师都上过大家耳熟能详的综艺节目,其在北京、上海、成都都有门店。今年1月份,舞邦上海门店毫无预警地关闭,“之前上海有两家分店,已经关了一家,那时候应该就有不行的预兆了。”易雨说。

  上海关店后,易雨甚至起过去成都短住一段时间集中把课上完的念头,但还没启程,就听闻了来自成都的“噩耗”——成都分店也没有撑住,甚至在店内老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关门了。事发后,易雨加了维权群,在经营方的努力下,其他舞蹈机构接手了仍有课程的消费者。

  但易雨说,此前购课时每节课80分钟,被安排到新机构后,一节课变成了60分钟,课程数量仍是按此前剩余的算。虽然有了解决方案,还是损失了部分。对此,易雨只能无奈接受,“好歹还有新的机构可以继续上课。”

  海报新闻此前曾报道,早教机构美吉姆上海门店关闭,其给出的解决方式也是转课。这样上家倒闭,下家以转课方式接手的解决方式在“爆雷”频发的此类机构似乎已成常态,不少消费者本着能挽回一点算一点的心态也只能接受。

  有着庞大会员体量和众多门店的商业机构,究竟是如何把一手“受人信任”的好牌打成这样?一位金融行业从业者告诉海报新闻记者,这种商业机构的收费模式属于预收款,在会计账目上,预收款等于负债,因为这部分是消费者未消费的钱。但从账面看,现金增加了,给了运营方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因此运营方可能出现不考虑资产负债率、不考虑预收款打折对毛利率的影响等后续行为,最终导致了经营不善。

  律师建议:越早起诉越好

  9月27日,上海君莅律师事务所王炜华律师接受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此类机构跑路事件,消费者如果有维权的打算,应当尽早起诉。

  提起诉讼,很多消费者可能就打起了退堂鼓。易雨也表示,虽然3万多不是小数目,但如果要劳心劳力去起诉,自己可能没有额外精力去处理。这也是很多消费者在面对此类事件无奈的选择。

  王炜华解释,越早起诉,越早拿到判决书,对方公司资金账户或许还有剩余资金可以赔付。时间等得越久,处理方案可能会更糟糕。

网友就起诉一兆韦德分享的经验

  对于起诉的流程,王炜华称,首先消费者要固定好证据,一是购买服务时的合同;二是对方不能履行合同的证据,如店铺关闭等;接下来,去合同管辖地立案,尽早正式立案。涉案金额在5-6万以下的,属于小额诉讼,一般是一审终审,时间大概在30-90天。

  王炜华提到,实际诉讼过程中可能会遇到额外因素,如对方送达不到时就要进行一个月的公告,各种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如果有心维权,诉讼是值得尝试的。

  对于目前的情况,易雨表示,准备找时间去门店看看,单独起诉有些麻烦,还想了解一下别人的解决方案。目前,上海浦东法院开设了专门处理一兆韦德诉讼的窗口,有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已向一兆韦德提起诉讼并立案。

赞(644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633/

评论 抢沙发